废人hero岛岛

废人,主刷AC WD 弹丸

【AC】七夕快乐

星辰大海:

亲爱的还有大家七夕快乐哟(。・ω・。)ノ♡




cp:无




渣渣渣慎入

all right黑喂狗

“今天七夕节,哥几个有啥安排”

正在玩手机的爱德华突然摘掉耳机大喊了一句

“我靠,咸鱼,你一嗓子喊的老子又死了”

打游戏输给康vvbjj的油炸大喊大叫着

“滚你妈油炸,自己打不过我孙子说个熊,对吧小妮子” 爷爷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

“你们明明一个在我左边一个在我右边,家里只有我们三个,为什么要喊”

战神幽幽地来了一句

“你们今天都打算干什么啊”

爱德华讪笑着转移了话题

油炸赶紧接腔

“我打算玩一天游戏,你呢?”

“我,我估计和小妮子在家”

“我马上打算出去”

“什么?你居然有约会,fffffffff”

“我靠,小妮子你居然脱团了,fffffffff”

“。。。。我是去执行任务”

“哦,给我带包布丁”

“带你妈,我孙子是去执行任务你知道不知道,多么严肃的一件事,家里没有低筋面粉了,回来时买点” “。。。。。去你妈,买面粉就严肃了是吧”

“你有种,明天低筋面粉烤的茶点你不要吃”

“不不不,ed我错了,低筋面粉非常严肃”

油炸笑着去掐爷爷的脸

“滚你妈,别碰我”

战神站了起来 砰的一声摔门走了

“。。。。。他咋了”

“不知道,反正都怪你,傻逼油炸”

“我靠,咸鱼你说话讲不讲良心,咋就怪老子了”

“你傻逼,怪你”

“我靠。。。。。。”

摔上门后康vvjji也是一愣

他今天怎么这么烦躁

他把这一切归结为越来越诡异的天气

解决任务目标时不由得下手重了一些

目标和保镖喷出来的血染红了身后的一面墙

目标是被钉死在那面墙上的

像是恐怖电影的拍摄场地一般

他从一个死透了的人兜里拽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脸

浑身是血的从任务地点走了出来

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超市

开始挑选低筋面粉

他的衣服不停朝下滴着血

淅淅沥沥滴了一路

把正在拖地的店员吓了个半死

“你,你”

“请问酒在哪儿,今天我成功当上群众演员了,回家找我兄弟庆祝庆祝”

“哦”

店员松了一口气

“那边那边,哥们你把我吓死了,打扮成这样还一身血,话说你这衣服弄成这样估计是废了,你们那什么剧组啊”

康hhnnj想了想

“抗日奇侠”

“。。。。。哎,抗日奇侠不是放过了吗,就手撕鬼子那一段我特爱看”

“这是抗日奇侠2”

康vbjjm面不改色地撒了个谎

“这玩意还有2?那好啊,哥们这次你手撕什么,告诉我,我绝对不告诉媒体,我发誓”

康bhhj想了想

“甜不辣”

“甜不辣?那不是火锅料吗”

“甜不辣是我们对阶级敌人的称呼”

“甜不辣,好名字,阶级敌人是指?”

“地主土豪劣绅”

“哦,你们剧组还招人吗”

“人满了”

“那好吧,我还想去呢”

好心的拖地小伙给康vhbhjd打了个八折

还嘱托对方剧组招人一定要跟他说一声

康vbnnj答应了

提着一大包东西回到了家

他进门时海尔森正在说

“我们的聚会取消了,而且还戒严了,不知道因为”

“爷爷,你的面粉买回来了,还有牛奶淡奶油和黄油”

海尔森看了看浑身是血的他

然后

“你知道那个聚会是多难得的休假吗,你知道我为了你的行为要加多久的班吗”

他打算扑上去掐死他的儿子

然后被后面的爷爷按住了

“不准打我孙子,小妮子,东西放在厨房就好,你看你这一身血,先去洗澡吧”

“father,你不能偏心成这样啊”

“少啰嗦,你不准打我孙子”

康fggbj看了一眼以一种“人性扭曲,道德沦丧”的姿势骑在海参腰上压住他的爷爷和不断挣扎着的海参还有后面帮爷爷按住海参并且不断示意他快走的油炸还有喜闻乐见脸的鳕鱼

心塞地脱下外套拿着浴巾上了楼

刚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

就听见摔门的声音

“都别给他开门”

这是二太爷气愤的声音

“Ez又干啥了”

这是他爷爷的声音

“你自己问吧”

“挨揍,你干啥了,快道歉”

“凭什么让我他妈道歉”

门外的挨揍大吼着

看来是气的不轻

“他任务时喝豆腐脑”

油炸出言相劝

“老大,这是常有的事啊,咱们都经常吃东西。不过,挨揍,任务时不应该喝这种难拿的东西”

“我靠,你没喝吗”

“我没在做任务的拉着你争论口味的问题吧”

“我说咸的好喝的时候你没反驳我吗”

“甜的本来就是好喝,我凭什么让着你”

“那我就说咸的好喝”

说着艾吉奥开始踹门

“让我进来”

“今天你就在外面冷静冷静吧,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行为,哪一点像个大导师”

“我冷静什么,我怎么不像大导师了,倒是你,你不就他妈仗着自己长得好看我喜欢你吗,你才敢跟我横”

吼完艾吉奥就没声了

估计他是后悔了

周围的人也是

他们恨不得自己没出生过

现在的气氛太尴尬了

估计艾吉奥也是气急了

这才开始胡说

阿泰尔气笑了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我仗着什么当上的大导师”

周围战斗力低的人已经用低的只有他们几个才能听见的声音念了一遍自己的借口

然后默默地跑开了

法棍:“我去吃个法棍冷静冷静你们看着点”

油炸:“道具伤人不能用所以我去看法棍吃个法棍冷静冷静你们看着点”

海参:“我是个甜不辣,这种事太尴尬我不能参与,我去喝个茶你们看着点”

鳕鱼:“飞爪不能用而且我是半个甜不辣,我去看海尔森喝个茶冷静冷静你们看着点”

爷爷,康hvghhj:“我们的锅”

总之终于是把暴怒的二太爷劝回屋了

主要是爷爷的功劳

康vghj表示他只是负责打起来的时候拉人而已

其他的你指望什么呢

他可是个处男

爷爷只是义愤填膺地说了一句话

“别气,他傻逼,明明甜豆花好吃,这还用争吗,白糖多么珍贵”

二太爷立刻表示同意

“没错” “孙子我说的对吧”

“ 。。。。。。爷爷,其实我爱吃咸的”

“。。。。海尔森,你呢”

“爸,我也是咸党”

“。。。。。。我今天要清理门户了,鳕鱼”

“我爱吃甜的”

“法棍”

“我甜咸都行”

“油炸”

“我不吃豆腐脑,我就爱吃仰望星空”

“好,三个甜党,三个咸的异端邪教该死的人,还有一个都可以,一个是垃圾桶”

“卧槽ed你说谁呢”

“father(爷爷),我只是”

“我看透你们了,滚”

爷爷左手鳕鱼右手二太爷上了楼

法棍和油炸在厨房

客厅只留下了楼下的一干咸党

康ghhjjj抬头看了看海尔森

“。。。。。。先把挨揍放进来”

康ghhhjj站起来去开门

“他们人呢”

“楼上呢”

“你们也觉得咸的好吃”

“嗯”

“嗯”

“刚才,刚才他看上去是不是很生气”

“不是”

“哦那就好,我天吓死我了”

“他看上去气疯了”

看着挨揍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海尔森上去同情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别难过,至少你对得起咸豆花的美味” “嗯”

艾吉奥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一声

沮丧的回屋了

晚饭没吃

因为会做饭的是甜党而他们并不打算下来做饭

听楼上的动静来看二太爷和爷爷相谈甚欢

康hbhjjjn会做饭不假但他显然不想给海尔森做饭

他自己在执行任务回来的路上吃了个便利店出产的三明治

海尔森看着厨房里的牛奶开始犹豫是不是应该喝点

这好像是father做蛋糕用的吧

他要是喝了的话会死的吧

他只好回屋睡觉

半夜迷迷糊糊闻见一股香味

他摸下了楼

发现father小天使向他挥手

端着一个香喷喷的蛋糕

蛋糕上是美丽的裱花奶油

我天

海尔森觉得自己看到了天堂

爱德华笑的善解人意

温柔而仔细地帮他们一人切了一块

他觉得他恍然直接看着father的笑里带着圣光

身后的康ghjbjj和艾吉奥也是这个反应

他们非常激动地开始吃

海尔森对洞察之父发誓他看见他儿子拿刀的手在抖

当初杀他的时候他儿子都没有这么激动

然后

“我尼玛,这玩意是咸的”

“我靠,呸呸呸”

战神什么也没说

爱德华给他切的那一块是甜的

“七夕节快乐”

“。。。。。”

海尔森心好累







the end




大家七夕快乐

这是贺文